王儒林强调

2020-05-30 03:18

三是严峻、复杂。这个贪腐数额巨大,几百万、上千万甚至上亿都有,而且不择手段。王儒林举例,比如有一个县长,不仅受贿收礼金,还直接把财政的钱打到宾馆,再从宾馆提取现金。这个县发现文物,该县长就直接挑选拿走33件。面对纪检人员,他还说,“我是县长,你们没有权力抓。”

面对着经济的下行压力,能否睡着觉?“我不睡觉,怎么干活啊?我不是永动机。”李小鹏的回答,让全场的人会心一笑。

王儒林说,官难当了,百姓日子就好过了。如果官都任性了,老百姓就遭殃了。不过相比较而言,晋官确实难当。

对于腐败根源,他说,一是党不管党,没有从严治党;二是没有从严治吏,权力失控;三是没有拧紧总开关,道德塌方;四是没有从严查处,养虎为患。

获得第四个提问机会的记者很体贴,“王书记,你歇歇,喝口茶水。”他把问题问给了山西省省长李小鹏,有关煤炭问题的。

王儒林强调,面对难题要敢于担当,要有耐心,不能急于求成,急功近利。功成不必在我,面对难题要知难而进,发扬山西著名革命老区革命传统,“我相信山西的前景是光明的”。

“三个高压态势在山西已经形成。”王儒林说,一是坚持高压反腐,二是持续反对“四风”,三是深化打黑除恶。黑恶势力向政权内部渗透,拉拢腐蚀国家干部,形成腐败利益同盟。山西将反腐和打黑结合起来,决不允许黑恶势力在山西横行。去年以来,部督部转54件,省里交办30件案件,全部办理完毕。老百姓举报黑恶势力的积极性大大提升。

他透露,山西正在问题比较突出的吕梁和山西省交通厅充实调整人员,试点新的用人制度。

王儒林坦承,买官卖官是腐败之母,关键在于选人用人。目前山西省管系统干部空缺300多人。目前空缺岗位中,有3个市委书记、16个县委书记、13个县长,这些岗位不能长期空缺,但也不能今天提上来,明天又进去了。

十八大以后,仍然有人不收敛、不收手。王儒林说,还有一个领导干部,去年12月被双规,去年11月还收了一套三亚的房产,有280平方米,“双规”时兜里还装了1万欧元贿款。有的贪腐家财已经过亿了。他还认真分析,在给他送钱的人当中,哪些人可靠,哪些人不可靠。然后,他就向认为可靠的人要钱,对认为不可靠的人退还钱。

王儒林直言,十八大以后做官都不容易了,官难当,是好事,也是有深远意义的大事。责任压实了,出了事要问责,摘帽子;纪律规矩不是稻草人,犯规要出事,让位子;工作任务拉清单了,完不成要打板子;权力受制约了,要关进制度的笼子,权力出笼子人就可能进笼子。

“比如考察名单上有个排名比较靠前的干部,刚上名单半个多月,就牵进去了。还有一个自荐的干部,各方面评价也不错,进入考察名单一个月也掉进去了。可见,腐败分子具有隐蔽性,具有两面性。”王儒林说。

二是集体坍塌。王儒林说,山西发生的严重腐败问题,“不是个案、孤立的,是一坨一坨的。”去年山西省级干部查处7人,太原市委书记连续三任被查,连续三个市公安局长被查。他举例,在查处一个城中村案件时,倒查出10多个官员,其中一个市局级干部在北京、上海等地方,有几十套房产,家财过亿。

“山西人咋的了?”全国人大代表、山西省昔阳县大寨村的党总支书记郭凤莲感慨,去年发生在山西的系统性、塌方式腐败,让别人说起山西就戴上有色眼镜。她希望今年能够重塑山西形象。对于去年山西发生的系统性、塌方式腐败,她送给山西八个字:正视问题,振奋精神。

“目前考察了一位县委常委,打算直接提成县委书记。这个人有多年基层经验,他当过县委副书记,后来又变成县委常委,各方面评价比较好。”王儒林透露,“省交通厅有两位处长,当处长有15年了,各方面反映比较好,这次打算直接提拔到副厅的重要岗位。”

“看来,记者们都很懂政治,一手抓反腐,一手抓经济。”李小鹏点评了一下。

“现在一查就是一帮,一动就塌方。”他表示,要对腐败持零容忍的态度,老虎苍蝇一起打,真正实现弊革风清。

“对于山西发生的塌方式腐败,很痛心。”王儒林坦承。他认为,山西腐败的严重程度有三个特征:

接着,他给出详细解释。同时提及,很多腐败案件背后都有煤老板,涉及到煤炭资源交易,由于制度不完善、信息不公开,利益巨大,所以滋生腐败。他透露,山西团已经为此形成建议,建议对超额利润通过立法、征税来抑制,掐死腐败源头。

同时,他也表示,煤炭价格下跌是供需关系所造成的,当前供大于求的局面已经形成,而且还会继续有所发展,在这样一种情况下,煤炭价格的下跌是符合经济规律的。

王儒林表示,防止带“病”上岗是艰巨的任务,但又不能回避。解决这一问题,既主动积极,又慎重稳重。先立规矩后办事。

全国人大代表令狐安说:“现在是各类资本到山西投资的最佳时期,很多人不敢来投资,我就说这些人脑子进水了。经过反腐,山西风气正了,机会多了,谁先投资,谁先得利。”他还说,困难时期也是培养选拔干部的最好时机,现在谁敢担当谁不敢担当,一目了然,建议山西省委省政府抓住这个好时机。

一是量大、面广。从纵向看,从省到市到县到村都发生了严重腐败问题;从横向来看,煤炭部门是重灾区,交通国土等等是多发地带,就连纪检监察、组织部门也发生了不少问题。

这其中有两个特殊考虑,一是要在全省范围内选干部,为腐败重灾地区配齐人员;二是千万百计在腐败重灾区发现好干部。

“我到山西半年了”,王儒林说,一是保持安全生产难;二是改变生态环境难,山西的水资源量只有全国的0.4%,山西人民的生活用水有很大问题。解决这些问题确实难;三是破解资源诅咒难,山西一煤独大,好比人一条腿走路既走不快也走不远;四是治理塌方腐败难,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要最大限度减少存量腐败,遏制增量腐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