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也不敢保证自己不被蛊惑

2020-02-04 03:21

“过去传销多是无业人员,生活在底层收入较低,而现在不少是中小企业主、大学生、律师甚至科研院所的教授等,是人们通常所说的精英人才。”这位负责人说,这些人加入传销组织后示范带动力强,蛊惑性更大。警方介绍,让这些传销人员死心塌地的传销正是所谓的“资本运作”式传销。

(中国网事?锐话题?揭秘传销之一)传销纷纷披“马甲”三大变种需警惕

专家提醒,若想不被网络传销的乱花迷眼,就要咬定青山不放松——即坚定“天上不会掉馅饼”的信念。无论打着什么样的旗号,如果其经营的项目并不创造任何财富,却许诺只要交钱入会,发展人员就能获取“回报”,就必须提高警惕。如果抱着侥幸心理参与其中,最终很有可能落得血本无归,甚至走上犯罪的道路。

记者从打传部门收缴的一些传销宣传材料中看到,传销人员结合国家中部崛起、广西北部湾经济区等区域性重大经济政策编造了一系列所谓国家支持传销产业的说辞,编造一套煽动力强的课程,蛊惑人心。

教授、大学生、小企业主、律师、公职人员……“你想不到的人都干了传销。”合肥市“打传办”王安全说。22岁的福州青年小倪就是其中之一。他从小学习成绩优异,高中和大学一直担任班长、团支书等学生干部,大学期间还在厦门一家律师事务所实习。然而就是这样一个父母和亲友眼中的优秀孩子,却成为传销组织的坚定成员,2012年初在家人的救助下被合肥市滨湖新区“打传办”人员劝返后,不到几个月的时间便又继续从事传销活动。合肥打击传销联席会议办公室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像小倪这样的大学生等高知识人才参与传销活动是近年来的新特点。

一位从事经侦工作多年的民警告诉记者,以前的传销案涉案金额达到两三亿元就是特大案了,现在动辄几十亿,甚至几百亿,使得更多的家庭倾家荡产。如2012年江苏徐州警方破获的“红通”网络特大传销案,其组织者利用一个虚构的只涨不跌的“古泉电子股”,在短短3个多月的时间里,让25个省份20余万人受骗,涉案金额高达24亿元。而重庆市工商局查获的帅拍公司案更为惊人,这家在2011年4月成立时只是一家注册资金30万元的软件公司,但在2011年8月通过“返本壹佰”进行网络传销后,神话般地在全国28个省、市、自治区发展各级代理商1584个、联盟商家24995户、消费会员超过38万人,成为总报单金额达119亿元的“超级大公司”。

一位曾在传销组织卧底三天的都市报记者称,他之所以不敢继续卧底了,就是因为传销组织的宣传太能打动人心了,时间一长,他也不敢保证自己不被蛊惑。

与以往产品式传销不同,资本运作式传销门槛极高,“入门费”就要69800元,现在更出现7万以上的“入门费”,更高的门槛使得传销体系发展提速,像广西永乾、北京亿霖等案,涉案金额动辄十几个亿。传销组织“洗脑式”说教,往往能吸引大批渴望发财致富的人员参与。

专家提醒,若想辨别这类传销其实很简单,就是看其推销的商品是否物有所值。特别是一些自我吹嘘有极高科技含量的商品尤其需要警惕。

新华社合肥5月14日新媒体专电(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杨玉华鲍晓菁向志强)传销是什么?睡大通铺、吃白菜喝粥的简朴生活;控制人身自由、集中上课式的洗脑过程;各式各样的商品成为上线鼓动下线入伙的幌子——记者询问多位普通百姓,他们的回答大概如此。然而随着国家打击力度越来越大,“原始”传销面目识别度越来越高,传销这一屡打不绝的“幽灵”纷纷披上各式“马甲”,企图引诱更多的人陷入骗局。

2013年4月,此案在温州市龙湾区法院公开开庭审理。公诉机关指控,“中国百业联盟”网站,以发展电子商务为名承诺消费满500元的会员每天获得1.1元返利,直至返满500元;满1000元每天返利2.2元,直至返满1000元,引诱不特定公众通过网站注册成为会员,下单消费。至2012年6月1日案发,该公司共发展区域代理商331个,加盟商家4194家,会员人数达49997人。各级代理商、加盟商和客户遍布浙江、福建、湖南、上海、广东等全国21个省市,累计经营额高达37亿多元,收取会员的佣金达5亿多元,造成后续注册会员巨大财产损失。专家分析,大多数群众对所谓的“电子商务”“资本运作”“投资理财”仅一知半解,极易被蒙蔽,因此涉案金额和涉案人数往往十分惊人。同时,与传统式传销的人际传播方式相比,网络传销借助互联网,影响到更多人群,传播速度更快,涉案金额也更大。

记者采访了解到,2012年广西公安机关破获一起经营额达1.7亿元的网络传销大案,在查处中就发现,这一传销组织与一家拥有直销经营许可证的医药公司合作经营。一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表示,这一案例只是当前直销企业收编传销团队、开展灰色操作的一个缩影。浏览近几年的媒体公开报道可见,一些直销企业均因违规直销、涉嫌传销而被相关部门查处过。

“直销采取的模式与传销相当类似,不同的仅仅是国家对于其机构和产品有认证,因此颁发给其合法的直销执照。然而现在有部分企业踩着政策红线,将原本商品销售线路变成了非法融资的渠道,这就是直销变传销的把戏。”一位业内人士介绍。

“点击鼠标,月入10万!”“足不出户让你成为富翁!“购物返还,还能挣钱!”“打游戏也能挣大钱!”……这是“天上掉馅饼”?不,这正是传销组织利用网络编织的吸金陷阱。以默许会员虚假消费,并以高额佣金、奖金引诱会员发展新会员,涉案金额达37亿多元、受骗群众近5万人的“中国百业联盟”就是其中典型案例。

合肥、南宁等地的“打传办”人士介绍,近年来,国家不断加大对传销的打击和宣传力度,使得很多传销组织面临生存困境,在这种形势下,一些合法的直销企业趁机大肆收编传销组织为己所用,传销组织也渴望披上合法外衣开辟新的生存空间,由此产生的极具欺骗性和隐蔽性的“伪直销”模式正成为传销重要的新变种。